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执行动态
岑溪 执行用上了无人机
分享到:
作者:桂西 温颖  发布时间:2017-08-11 10:31:07 打印 字号: | |
在一起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的执行现场,干警熟练操作无人机侦查现场
  去年以来,岑溪市人民法院摆脱思维定式,创新融合“互联网+”、智能化手段,运用网络进行司法拍卖、无人机侦察执行现场、打造自媒体“老赖”曝光平台等方式,在与“老赖”的这场“智斗”中,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战果。在今年2月中旬的岑溪市十六届人大第二次会议上,法院工作报告获得全票通过,执行工作获得人大代表高度评价。

    网络司法拍卖:变冷门为“爆款”

    5月21日上午10点,来自南宁的竞买人滕先生经过23次激烈竞逐,最终以4.4万元的价格将一辆“骊威”牌小轿车收入囊中。

    2011年,被执行人梁某光以生意周转困难为由,先后向朋友罗某容、林某借款5万元和4万元。借期届满后,梁某光未归还借款。2015年初,罗某容、林某诉至岑溪法院向梁某光追索借款本息。法院依法支持了罗某容、林某的诉讼请求。判决生效后,梁某光不但没有归还的意思,还玩起了“失踪”。罗某容、林某遂向法院申请执行。

    梁某光以为执行干警找不到他也就无可奈何了,但他没想到执行干警通过“点对点”查控系统查到并成功扣押了他名下的一辆“骊威”牌小轿车。

    “如果按照传统的拍卖方式,受地域局限性大、受众范围窄、程序复杂等因素制约,资产变现慢,经常出现流拍现象,当事人权益得不到保障。”主办该案的执行法官覃石金介绍说,网络司法拍卖能够扩大竞买人范围,让更多群众参与竞拍,有利于实现拍卖标的物交易价格最大化。同时,标的物拍卖底价以双方协商或向物价局询价为主,尽量减少机构评估环节,节约评估费用和时间;另外,网络司法拍卖还具有零佣金、程序简单、公开透明等优点。

    该案中的小轿车通过网络拍卖的方式,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网友的12581次围观,21人报名竞拍,在评估价2.6万元的基础上,溢价70%成交,实行了标的物价值的最大化。

    “现在我的电话都成了热线了,每天都有很多人打电话来咨询拍卖标的物的情况。”在执行局专门负责网络司法拍卖的干警谢永靖也通过不断摸索网络拍卖的操作规则,成了名副其实的淘宝店“小二”。

    岑溪法院自今年4月正式进驻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后,已经有63个标的物上架,成功拍卖7辆机动车和4处房产,拍卖标的总额283.81万元,节省拍卖佣金14.19万。

    无人机:提升执行制高点

    “快看,法院执行案件把无人机都用上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去年12月28日,在岑溪法院的强制执行现场,一架紧急升空的无人机引来了群众的围观和议论。

    2015年7月2日,岑溪法院受理了邓某平等诉高某全等相邻关系纠纷案件。经审理,法院依法判决高某全等拆除其在邓某平等家门前修建的围墙。判决生效后,高某全等拒不履行生效判决。去年8月15日,邓某平等向岑溪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局受理该案后,依法向高某全等发出了执行通知书,要求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高某全等收到执行通知书后仍不为所动,法院决定对该案进行强制执行。

    该案双方当事人矛盾非常尖锐,不排除当事人在执行现场会出现过激行为。且强制执行地点位于老城区,道路狭窄,周围情况复杂,执行指挥车无法进入现场,很难寻找制高点,对执行现场的监控有一定影响。

    要在以前,遇到这种情况,只能通过从各部门抽调人手参与执行的“土办法”来解决。在案多人少的情况下,执结该类型案件的效率偏低。去年年底,岑溪法院开创梧州市两级法院系统的先河,购置了一架无人机。执行现场,只需一名干警操作无人机,就可以实现对现场的实时监控。

    “通过无人机拍摄技术,实现了对执行现场全方位的视野覆盖,执行干警可以根据所掌握的情况,准确作出判断,排除安全隐患,大大减少了人员的投入。”执行局局长谢文达在执行现场说道。

    自媒体平台:朋友圈曝晒“老赖”

    “为了那两三万块钱,现在朋友圈里人人都知道我欠钱不还,说我是‘老赖’,真是不值得!”5月2日,刚履行完还款义务的被执行人韦某在走出执行局时长叹了一口气。

    2012年2月,韦某以生意周转困难为由向老同学陈某借款2.6万元。借款到期后,陈某多次催讨无果,于2014年诉至岑溪法院。法院依法判决韦某归还借款2.6万元以及利息给陈某。判决生效后,韦某还是拒不还款。无奈之下,陈某向岑溪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而韦某一直东躲西藏,跟执行法官玩起了“躲猫猫”。

    直至今年3月17日,韦某的高清大头照出现在岑溪法院微信公众号的“老赖曝光栏”里,被传遍了朋友圈。隐身三年多的韦某终于憋不住了,当天就主动联系陈某,表示愿意履行还款义务。

    5月2日,两人一起来到法院,在执行法官的见证下,韦某履行了全部还款义务。

    这样的例子在岑溪法院执行局还有很多。去年以来,该院充分利用受众面广、传播迅速的法院官方微信公众号打造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平台,在该曝光平台上公布失信被执行人的高清照片、身份证号、住址和执行标的。截至目前,微信曝光平台已公布21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曝光“老赖”共315名,总阅读量超过21万人次。

    谢文达说,此举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和强烈反响,对失信被执行人形成了强有力的威慑,让“老赖”在朋友圈里颜面尽失,促使其迫于舆论压力早日履行义务。

    岑溪法院还在微信公众号上开设执行动态、司法拍卖、悬赏公告等与执行相关的专栏,既将执行信息晒在阳光下,便于群众监督,又有利于调动群众参与执行的积极性,营造出有利执行的舆论环境和全社会共同参与打击“老赖”的良好氛围。

    “接下来,我们将进一步提高执行信息化水平,把‘互联网+’、智能化手段与执行工作深度融合,运用‘智慧’执行坚决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 岑溪法院院长吴卓贤说道。
责任编辑:曾真

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民族大道121号 邮编:530028 电话:0771-5788742